相关中国环境

“一带一路”倡议的演变发展及对接

2020-11-20 04:01

章节自2017年起,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每年将持续公布《中国能源金融》系列报告,既2017年公布《中国能源金融发展报告》后,我们将2018年的报告专题订为《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清洁能源合作及投融资》。本栏目将每周连载中该报告主要内容,本周摘编(1)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演进发展及接入。一、“一带一路”倡议的明确提出(一)“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明确提出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公开发表为题《弘扬人民友谊 共创美好未来》的演说,明确提出“为了使我们欧亚各国经济联系更为密切、相互合作更为了解、发展空间更为辽阔,我们可以用创意的合作模式,联合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同年10月,习近平在印度尼西亚公开发表为题《联手建设中国-东盟命运体》的演说,明确提出“东南亚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最重要枢纽,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强化海上合作,用于好中国政府成立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发展好海洋合作伙伴关系,联合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一带一路”倡议的演变发展及对接

以上两项倡议后被合称作“一带一路”倡议。图1:“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示意图[1](二)“一带一路”重点建设方向和牵涉到国家“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建设方向为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至印度洋三条主线。“丝绸之路经济带”以沿线中心城市为承托,以重点经贸产业园区为合作平台,目的重点打造出新的亚欧大陆桥、中蒙俄经济合作走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合作走廊,以及中国-中南半岛四大经济合作走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有两个重点方向:一是自中国沿海港口经南海至印度洋,伸延至地中海和欧洲;二是自中国沿海港口经南海,抵达南太平洋。目的以重点港口为节点,建设畅通安全性高效的海上运输地下通道。目前,与中国签定“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国家遍布亚洲、欧洲、非洲、大洋洲等,合作国家超过70个左右。表格1: 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2]二、“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前进自2013年下半年中国首次明确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该倡议一方面在中国国内被列入经济发展三大战略之一,下降为国家发展战略;另一方面,为避免沿线国家的牵制和疑虑,中国政府大力推展“一带一路”倡议与沿线国家或地区的发展战略展开双边或多边接入。此外,为推展“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功实行,中国政府先后两次出资400亿美元和1000亿人民币正式成立和反对丝路基金,并推展正式成立了多边研发银行亚投行。之后,又陆续公布了关于建设绿色“一带一路”和推展“一带一路”融资的政策文件。自一国倡议到多国合作、自框架倡议到具体实施,“一带一路”倡议获得持续前进。图2:“一带一路”倡议的演进前进三、“一带一路”倡议与涉及国家和地区发展战略接入表格2: “一带一路”倡议与主要沿线国家/地区发展战略接入(一)巴基斯坦:中巴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东起中国喀什,起点至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全长3000公里,南北相连“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一条还包括公路、铁路、油气和光缆地下通道在内的贸易走廊,也是“一带一路”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中巴两国沿中巴经济走廊在能源和基础设施等领域展开了普遍合作,已建和开建项目主要还包括南迪弗牵头循环电站(东方电气),喀喇昆仑公路升级改建一期(中国路桥),曼格拉大坝加宽(中水对外),尼勒姆杰勒姆水电站(葛洲坝集团),扎希玛核电站三期和四期(中核),比基牵头循环燃气电站(哈电),巴洛恩牵头循环燃气电站(中国电建)等。[3](二)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2015年5月,中俄两国牵头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接入合作的联合声明》,声明明确提出,“双方将联合协商,希望将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比较相接,保证地区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强化区域经济一体化,确保地区和平与发展。”欧亚经济联盟计划于2019年之前创建联合的电力市场,2025年之前创建统一的石油、天然气和石油产品市场。目前欧亚经济联盟共计五个成员国: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欧亚经济联盟年原油开采量607.5万吨,年天然气开采量6826亿立方米左右。以中俄天然气“东线”管道的建设和投产为标志,中俄两国以及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之间在“一带一路”和“欧亚经济联盟”框架内牵涉到能源、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合作未来将会更进一步强化。在确保中国能源供给安全性、增进生产能力移往的同时,也将加快该区域沿线国家进口替代,推展当地基础设施建设。(三)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2014年11月,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宣告了“光明之路”新的经济计划,该计划重点之一是强化能源设施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其中还包括在2015年已完成霍尔果斯口岸经济特区基础设施第一期工程,以及阿克套等地油气设施建设。2015年8月,中哈两国公开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关于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新阶段的联合宣言》,明确提出“双方将本着对外开放精神和协商、协作、互利原则,联合就“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和“光明之路”新的经济政策展开接入积极开展合作。”“双方同意在上述倡议框架内强化区域间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贸易、旅游和投资领域合作。”[4]哈萨克斯坦是中国最重要的油气供应国和陆上邻国,通过“一带一路”与“光明之路”战略的接入,有助中哈两国从单一的能源贸易,更进一步拓展至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油气工程总承包,油气工程服务,以及先进设备油气装备合作等。(四)蒙古:草原之路2014年11月,蒙古明确提出基于地处欧亚大陆的地理优势,实行“草原之路”计划,通过运输和贸易大力发展本国经济。“草原之路”总投资大约500亿美元,项目主要还包括:建设997公里的中俄高速公路,1100公里电气化铁路,改建蒙古铁路基础设施和现有天然气石油管道等。2015年11月,中蒙两国公开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蒙古国关于深化发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明确提出将“一带一路”与“草原之路”展开战略接入,通过战略接入,更进一步推展两国在能源资源研发、风电、光伏、跨境油气运输管道等领域的合作。(五)越南:两廊一圈2015年3月,越南政府批准后《到2020年未来发展2030年:谅山―河内―胡志明市―木排(西宁省)经济走廊发展规划》。2017年5月,中就越两国政府公布《中就越联合公报》,明确提出“在合乎各自利益、能力和条件的基础上,减缓厘清接入“一带一路”倡议和“两廊一圈”框架合作备忘录,大力前进中就越陆上基础设施合作,推展交通领域和能源领域五年合作规划研究和编制工作。

“一带一路”倡议的演变发展及对接

”近年来,中就越经贸合作发展很快,中国在越投资大大减少。中越两国在“一带一路”倡议和“两廊一圈”框架下合作的重点主要集中于在能源、基础设施、交通等领域,中国可以充分发挥自身能源装备制造,能源工程总承包,资金实力雄厚等优势,推展中越两国能源合作。(六)老挝:变陆锁国为路联国2016年5月4日,中国老挝两国政府公开发表《中老联合声明》,明确提出“强化发展战略接入和生产能力合作,推展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战略、中国‘十三五’规划和老挝‘八五’规划有机融合,增进两国产能与投资合作。”[5]老挝作为中南半岛唯一的内陆国,工业基础薄弱,经济以农业居多,是世界上经济最不繁盛的国家之一。作为中国的南方邻国,老挝境内水能蕴含非常丰富,全国200公里以上河流20余条,有60多个水能非常丰富的水电站辟站点。通过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战略的接入,有助推展两国在水电研发和电力运送领域的合作。(七)柬埔寨:“四角”战略“四角战略”是柬埔寨政府明确提出的目的通过有效地管理和了解改革,增进本国经济快速增长、解决问题民众低收入、确保社会公平与公正的施政纲领。“四角战略”的“四角”指提升农业生产力、完全恢复和修复基础设施、发展私人经济和减少低收入,以及培训人才发展人力资源。2016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采访柬埔寨期间,双方明确提出减缓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十三五”规划,与柬埔寨“四角”战略和“2015-2025工业发展计划”的有效地接入,其中,能源和基础设施是两国的重点接入合作领域。(八)欧盟:容克计划容克计划是欧盟于2014年明确提出,目的挽回欧盟经济的投资计划,该计划通过成立210亿欧元的欧洲战略投资基金,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撬动大约3150亿欧元的私营部门投资。投资的主要方向为数字和能源、战略基础设施、交通基础设施、教育和研发、增进低收入、环境可持续性项目等。2015年9月,在第五次中欧经贸高层对话上,中欧双方就“一带一路”倡议与容克投资计划接入达成协议共识,签订了《关于创建中欧互联互通平台的协议书备忘录》。2015年5月,容克计划追加四个能源项目,还包括法国的能效项目、北欧和西欧新的可再生能源及运送管道项目、芬兰增加用于工业能源项目、西班牙天然气运送改良项目等。[6](九)美国:新的丝绸之路计划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由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于2011年7月月明确提出,最初目标是通过修复基础设施,协助阿富汗带入中亚地区,并借以打造出相连中亚和南亚地区的经济圈,推展构建“能源南下”与“商品北上”。美国曾多次出资1500万美元协助建设相连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阿富汗,以及巴基斯坦的中亚-南亚输变电项目,尽管上述四国早已签订项目总协议,但由于资金缺口较小,目前为止未实质前进。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美国的“新的丝绸之路计划”同时涵括中亚和南亚区域,尽管目前中美两国未签订月接入的协议文件,但双方在所持慎重态度的同时,皆回应期望通过合作在该地区获得双赢或多输掉。中国商务部长高虎城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与美国的“新的丝绸之路计划”可以寻找利益交汇点。而美国国务院负责管理南亚和中亚事务的第一副助理国务卿理查德.霍格兰德大使则回应,美国的“新的丝绸之路计划”与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有相连之处,特别是在在中亚地区能源资源研发等方面可以互为补充。[7][1] 新华社:《一图看懂“一带一路”框架思路》[2] 本表收录于与中国签定“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国家居多。[3]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投资增进事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派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巴基斯坦(2016年版)》,2016年9月。[4]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关于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新阶段的联合宣言》,2015年8月31日。[5]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老联合声明》,2016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