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中国环境

如何实现零浪费?拒绝使用塑料吸管还远远不够

2020-11-18 04:01

我们必需把象征性的行动改变为确实的允诺。

如何实现零浪费?拒绝使用塑料吸管还远远不够

拒绝接受用于重复使用塑料瓶口早已沦为趋势。现在餐馆开始出售纸质瓶口,一些咖啡馆也在用于纸质瓶口,而一些便利店也把饮品纸盒替换成了盖子式的(让顾客不必须瓶口来饮用)。但是,倘若我们用纸质瓶口喝的东西是装有在塑料杯里的,而饮品纸盒上的盖子也是塑料的,那么这些措施对避免重复使用塑料来说没什么协助。在日本,就增加塑料浪费来说,理想与现实往往不存在差距。5月,日本政府宣告将于6月在该国举行的G20峰会上公布“日本塑料资源循环政策”。其核心理念十分具体:我们遵循3R原则,即增加(Reduce)、再行利用(Re-use)和再循环(Recycle),再行再加“可再生”(Renewable),主要措施还包括实行生物恩塑料以及扩大再生塑料市场。然而该政策还有一个尚能不具体的目标,即到2030年将重复使用塑料增加25%,它并没详尽解释该国要采行的具体措施。在6月15日举办的G20能源与环境部长会议期间,日本政府还制订了涉及规定,拒绝商店向用于重复使用塑料袋的顾客缴纳费用。该规定自2020年4月起生效。与日本以往的政策比起,这些措施体现出有政府的先进性,但与其他国家原作的政策比起,日本的措施就变得不那么先进设备了。比如在肯尼亚,生产或用于塑料袋是违法行为;英国实施了一项明确计划,到2042年避免所有可避免的塑料垃圾。很失望,日本的规定并无法必要掌控塑料袋的使用量。它没具体企业要分担的明确责任,也没制订增加现有塑料五品生产的规划。尽管塑料袋有可能是一种具备代表性的重复使用塑料产品,但它仅有占到日本塑料产量的2%。塑料世界经济论坛在避免塑料污染方面做到了哪些工作?多达90%的塑料未曾被重复使用利用,每年有800万公吨的塑料废品被放入海洋。照这个速度,到2050年,世界海洋中的塑料数量将比鱼的数量还要多。为构建全球废物管理与回收公司TerraCycle与物流巨头UPS以及一些世界领先的零售商和消费品公司(如宝洁、可口可乐、家乐福、乐购、亿滋、百事可乐、达能、玛氏食品、雀巢和联合利华)之间的接入,世界经济论坛在这方面充分发挥着至关重要的起到,研发并试用了一种取名为Loop的零浪费电子商务系统,带给了革命性变化。Loop向消费者获取了一种新型的出售、品尝和重复使用他们讨厌的产品的方式,由此来增进负责任的消费并避免浪费。它以轻巧的纸盒将产品载运到消费者家门口,有时这种纸盒经过了100多次的搜集、洗手和新的用于。Loop模型日本政府在制订环境政策时,决策者常常因为必须维护企业而转变其规划。但是这样的政策知道需要在大大变化的世界中维护企业吗?很多欧洲国家正在实施涉及政策,以管理塑料产品和反对循环经济。如果日本企业还没为这种生产拒绝作好打算,他们将无法在该领域取得成功。而塑料污染行动有可能不只局限于欧洲,欧洲决策者目的将该行动改变为全球标准。因此,如果日本依然坚决“一切照旧”的方式,那么日本工业将不会南北告终。日本的“塑料智能”政策展出了该国为增加塑料用于而采行的措施,但如果日本政府的目标是通过该政策来引导全球社会,它还必须致力于国内政策的制订。许多企业认识到了全球趋势,并不愿采行适当的措施。

如何实现零浪费?拒绝使用塑料吸管还远远不够

政府需要为他们建构较好的条件,让他们不仅能公布塑料袋政策,还能为更佳的增加重复使用塑料用于的方案获取补贴以鼓舞。

如何实现零浪费?拒绝使用塑料吸管还远远不够

一些有意识的企业早已开始用于重复使用塑料产品的替代品,这些替代品一般来说在商店免费获取。我的的组织Zero Waste Academy创建了一个系统来反对这些企业增加浪费,或“零浪费”。该系统被称作“零浪费证书”。图片来源:Akira Sakona我们不仅仍然获取重复使用产品或其替代品,而且还与供应商和消费者展开合作,以反对企业增加浪费。企业取得具体的指导和培训,并从其可持续发展中受益。通过与商店合作,我们的目标是向决策者、生产者和社会指出对可持续产品和供应链模型的明确要求。Zero Waste Academy已在社区工作多年,以构建零浪费政策。我们也已证明,通过社区的希望,资源重复使用比例多达80%是可以构建的。然而,我们也告诉,要想起2020年构建零浪费,除非政策和生产再次发生系统性变革,否则那剩下的20%将无法构建。为了在日本构建这种系统性变革,我们深信,决策者、企业、非政府的组织和社区成员等多方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伙伴关系十分关键。我们必需明白每个利益相关者在其能力范围之内可以做到些什么,互学互鉴,为循环经济创建简单的基础设施。G20峰会将达成协议解决问题浪费的计划,但等候决策者来领导我们实施计划还必须一段时间。我们每个人都必需尽早掌控塑造成可持续发展未来的主动权。我们的倡议可以让每个人都能建构价值,同时为制订更佳的政策奠下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