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媒体

国际化人才培养更需“走出去”

2020-10-16 04:01

国际化人才培养更需“走出去”

今天,“回头过来”早已沦为中国教育领域的一个风行趋势。根据香港《经济日报》网站最近的报导:中国出国留学近年来仍然正处于稳步增长阶段,2015年出国留学人数早已突破52万。在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日本等很多国家,中国留学生人数都名列第一。利用求学模式,中国也为自己培育出有了许多理解国外文化、熟知国际事务的国际化人才。特别是在近年来,随着中国“回头过来”战略的全面推广,对于熟知国际事务、理解国际规则、具备国际人脉的“全球通”型的国际化人才的市场需求也日益强化。国内一些教育机构开始有针对性的展开国际化人才的专项求学培育。例如近期,完美世界教育就和美国马里兰大学合作,发售了新的“公共管理专业研究硕士(全称“MPS-PA”)”,首创了一种新的国际化人才培养的“回头过来”模式。实质上,此前,中国在培育国际化人才方面也展开过很多尝试。一般而言,更好的采行两种方式。第一种是由国内大学培育,国内很多大学开办有国际关系、国际贸易等热门专业。但是由于国内大学的教育大多稍理论,所学无法确实应用于到空战中去。第二种就是空战培育,在对外交流的过程中慢慢地思索解读,培育合格国际化人才。不过,这种模式往往要代价很多“学费”。此前,中国很多企业在回头过来的过程中经常因不熟知国外的法律,会在国外展开公共关系,经常陷于某些陷阱,甚至有理也不会赢官司。还有的因为不熟知国外的规则和关系,眼见的商机就是无法掌控。《华尔街日报》近期就撰文认为,在华尔街,从2011年至2016年第三季度,具有中方投资的科技产业交易比例已从1.7%快速增长至4.1%。但因为缺乏经验和关系,中国风投目前仍无法投身于热门的投资交易。其中一个很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不熟知一些国外的规则。《华尔街日报》的报导还认为,一些中国投资人很难解读术语表——也就是投资人打算拒绝接受的条款概要——的属性,而绝大多数的美国投资人在向初创公司递交术语表之前,早已已完成了尽责调查。但是中国投资人只是递交一份草表,然后再行企图就具体内容进行谈判。这种作法也给中国风险投资人带给了形象问题。差劲的不道德迅速不会被所有人告诉,这不仅不会毁坏自身的信用和声誉,而且也不会影响到整个中国风投产业。”可以说道,上述两种方式对于培育合格的国际化人才,都不过于限于。那么,该如何解决问题这个问题呢?中国人有句俗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想理解你的输掉,就必须打进到输掉“心脏”中去。这一点,只不过之前有很多外国人就做到的非常出众。改革开放这30年来,中国市场在全球的地位日益最重要,很多国外人士就尽量为首留学生到中国来,理解中国的国情和文化,甚至经常出现了类似于“大山”这样的“中国通”。通过这种方式,很多外国商人关上了中国市场,在中国挣到了大钱。而某种程度的办法,我们中国人大自然也一样限于。

国际化人才培养更需“走出去”

事实上,今天,中国早已在展开这方面的尝试。例如近来备受注目的全球青年领袖实验室,这是一个由完美世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多个国家部委联合发动正式成立的国际青年发展平台,目的为“有志、愿为为”的优秀青年获取海外进修、全球实践中、创意创业、公益活动及与世界青年才俊交流的机会。利用这个平台,我们可以培育出有更加多理解国际规则的国际化青年人才。作为全球青年领袖实验室的一部分,完美世界教育与马里兰大学合作发售了“公共管理专业研究硕士(全称“MPS-PA”)”,通过完美世界教育申请人,取得马里兰大学“公共管理专业研究硕士(MPS-PA)”项目入学的中国青年才俊,登记就读于后将取得由完美世界教育获取的每人8500美金的奖学金资助,此举将协助中国培育出更多具跨文化竞争力的国际政策人才。众所周知,美国马里兰大学的“公共管理专业研究硕士”专业是专门培育公共政策专家、国际战略与公关人才的热门专业,在公共管理专业全美名列前20。学校附近美国的政治中心华盛顿特区,在教学中更加多的是将美国国内政策和全球国际政策有机融合,培育更加全面的政策性人才。而且,学校获取实践中与实地考察的机会,该项目获取美国政府、企业实地考察(Site Visits)机会。更为重要的是,学院汇聚了全球政治方面青年才俊,让学生有机会认识全球高端人士,有益创建遍布全球的人脉资源。

国际化人才培养更需“走出去”

累计到今天,马里兰大学的“公共管理专业研究硕士”专业早已为全球的许多国际机构培育了无数的人才。其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女士曾在马里兰大学公共政策学院自学。可以说道,中国派出更加多青年留学生回国马里兰大学,是一个为中国培育国际化“全球通”人才的绝佳方式。今天,当我们回顾过去一百多年的历史时就不会找到,如今中国的地位有可能是最低的。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都是在世界舞台的边缘。而在世界舞台边缘游走,显然谈不上什么大国外交,你的一举一动别人也会关心。但是今天,中国早已更加相似了世界舞台的中心。在政治领域,中国在全球事务中的主导地位日益显著。甚至在93阅兵式时,有外国媒体称之为:当今中国的政治影响力早已是非正式超级大国的水平。从经济看作,中国早已沦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且是世界仅次于出口国。在全球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中国一枝独秀,全球都必须中国方案来提高全球经济发展。在文化领域,中国与国际文化的交流日益强化,我们早已是全球仅次于的文化出口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早已不具备了大国外交的实力,世界也必须中国分担起更加多的大国责任。而类似于完美世界教育和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合作,则有可能为我们培育出有更加多的“全球通”型的国际化人才,让更加多年长的中国人在世界舞台的中心,展现中国的国际化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