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媒体

北大毕业送外卖:不仅是年轻人的桀骜不驯

2020-10-13 04:01

这几天,为题《一个北大毕业生要求去送来店内》的文章没什么车祸地刷屏了。

北大毕业送外卖:不仅是年轻人的桀骜不驯

名校毕业生、店内配送员,两种身份变换导致的错位感觉,只能捕捉了人们的注意力。只不过,文章还有另外一个标题——《三十而砺》。然而,在传播上,人们忘记的则是《一个北大毕业生要求去送来店内》。爆红之后,文章旋即招致了批评。有人指出这是作者张根的抹黑,是哗众取宠;有人实在这不过是售卖情绪的行为艺术。张根拒绝接受专访时也否认:“误会是传达者的宿命。”当一个个人化的文学创作剖白转入大众审判台,争议势不能免除。从北大毕业生买猪肉到北大毕业生送来店内,名校毕业生自带光环,习惯性地沦为舆论场上的嗨点。在大众的理解里,北大与顺利、精英、上流早已自动挂勾,而店内、湘云与北大,则是令人大跌眼镜的配上人组。北大在国人心中“神一样的不存在”,可选了过于多的理所当然。以致于就是抨击“消费北大”的言论早已过于多,与其说张根在消费北大,不如说大众对于北大过度脆弱。还有一些人纠葛其名校身份,用伤仲永的论调感叹一个“学霸”的坠落在,公开发表其拿北大标签纸盒促销的阴谋论。这类老生常谈的攻讦,带着过于多惯性思维与刻板印象,却忽视了这篇万字长文背后的价值与意义。不可否认,张根应当难过在店内员之前,还有北大毕业生的标签。这给了他进退自如的资本,使得他的店内员经历更加看起来一种底层生活体验。但某种程度也是北大毕业生这个标签,给他划界了一个人生的极致轨迹,让他送来店内的不道德掩盖了乖张、离经叛道的色彩。在全民情绪的时代,很多人都提溜着到处放置的自我,在人群中闲逛,都会遭遇人生忧郁时的左右冲突。忍耐或者让步,嘲讽一句“人间不有一点”,恳求自己“躲避不负责任却简单”,出了大多数人的最后自由选择。在世俗意义的框架内安定度日是常规操作者。而跑出这个囚笼,预见沦为异类的不存在。

北大毕业送外卖:不仅是年轻人的桀骜不驯

美国学者库利明确提出过一个“镜中我”理论。他指出,人的不道德在相当大程度上各不相同对自我的了解,而这种了解主要是通过与他人的社会对话取得的,他人对自己的态度、评价等是体现自我的一面“镜子”,个人利用这面“镜子”来仔细观察、了解和做到自我,因此构成“镜中我”。社会这面镜子如同一张隐形的网,束缚了个体的很多不道德。名校毕业生就该是有所作为,做到社会栋梁、国之英才;去送来店内真是就是自暴自弃、浪费资源——长久以来,这种价值观让名校毕业生情绪惊恐、步步维艰,随时惧怕被同龄人舍弃。但那些天经地义、本该如此的正确性又创建在什么基础上?谁规定了人生就必需是如此书写?张根跳跃瞬了镜中的自我,拒绝接受被单向定义、循规蹈矩。他在文章里回忆:“我现在早已回到了你告诉他我的底层,你们还能把我怎么样。”这不仅是年轻人的桀骜不驯,堪称让自己大力投身另一种人生实践中,去试错,去探寻,去着急,去镇压,去证明,希冀已完成一场华丽转变与自我变革。面临社会规训与他人检视,张根式的高傲和坚决即便无法取得掌声与尊重,也不应当遭受冷嘲与热讽。在写字楼里翻着公众号,喝着鸡汤,已完成所谓心灵的升华,与确实抵达做到自己的行动派之间,他早已车站在了后者的行列。迈进这一步的勇气,抵得过习惯车站在制高点品头论足的万千人。

北大毕业送外卖:不仅是年轻人的桀骜不驯

却是,擅长于车站在低角度检视万物,用刻薄与种族主义围困他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取得的优越感,更容易使人飘飘然。但是,展开精神上的反省与身体上的贯彻根本更加艰难。大多时候,我们总是用单一维度评价多维立体的个人,却记得了:不存在的质感并不各不相同事件的冲刷,生命的丰裕更加在于内在化的期许与解读。张根用4个月的店内员经历,寻找了自己人生的答案,也为大众获取了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一种另外的有可能。而这早已弥足珍贵。所以,别急着驳斥一位情绪学霸的镇压与自我救赎。说不定,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也不会陷于某种程度的困境。